魏则西走了,只剩下还活着的百度竞价排名


 

21岁青年魏则西得了罕见癌症之后,他的父母通过百度搜索置顶信息抓到一颗全家人的救命稻草——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以为找到了希望。结果医院使用了疑似被国外淘汰的治疗技术,不但让魏家承担了高额的治疗费,而且错过了延长魏则西生命的最后机会。


昨天的朋友圈炸了,这次的传播主角是一个青年,名叫魏则西,21岁,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因为患有滑膜肉瘤,在一家医院使用疑似“不合理”和“欺骗性”的医疗手段治疗,最后不治死亡。

  

此次事件之所以掀起传播巨浪,是因为背后又出现了“百度一下,你就知道”的身影。魏则西得了罕见癌症之后,他的父母通过百度搜索置顶信息抓到一颗全家人的救命稻草——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以为找到了希望。结果医院使用了疑似被国外淘汰的治疗技术,不但让魏家承担了高额的治疗费,而且错过了延长魏则西生命的最后机会。

  

 引领魏则西走向“误区”的路标 

  

昨天朋友圈里的为百度洗地,反百度洗地文章层出不穷,但其实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只因为魏则西和他的家人在寻觅良方的时候,百度为他提供了这家医院的信息。

  

换句话说,大家在朋友圈刷屏或许不是因为医院,也不是因为魏则西,而是因为一直被诟病的百度盈利模式——竞价排名。凭心而论,假如没有百度,魏则西和他的家人会选择这家医院吗?


魏则西走了,只剩下还活着的百度竞价排名

百度搜索页面的推广广告


是的,问题就在这里,魏则西和他的家人很可能仍然会选择这种医院,因为没有百度,还有各个非专业非权威的医院排行榜,还有各路小广告,还有聚集在北京各大医院的医托和骗子。

  

但此次事件背后有一个不言而喻的背景,就是在魏则西们寻找生命出路的关键时刻,在中国,百度垄断了(异地)查询信息的所有信息源。

  

于是引出了下面一段这两天大家耳熟能详的一段评论:

  

“百度控制着普通人接触信息时代的入口,却把路标指向邪恶欺骗的世界。它让人们对互联网世界失去信任、对技术失去尊重、在使用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知识/信息获取方式时感到恐惧。加剧了信息占有乃至智识上的不平等。这种对弱势群体对普通大众的经年累月的作恶,是最深的恶。”

  

我们举个例子,小A得了一种疑难杂症,在本市本省的医院都没法做手术,于是就想要到北京去看病,第一反应就是去网上找这种病的医院,于是百度推荐了一大堆医院。

  

小A就委托在北京读医学院的同学小B,能不能帮他去那个百度推荐的医院挂个号或者拿着病例找医生先看看。但如果小B恰好专业,小B就会告诉小A这是一家假医院,应该去***或者***,那里比较正规。

  

但在很多真实案例中,绝大部分小A是遇不到小B的。

  

这就是信息源被垄断的结果,在无法获得权威结果的时候,在本地医院和医生也没有办法推荐一个可以的去处的时候,在举目无亲的时候,使用互联网就是他们唯一的选择,而百度控制了这个唯一的选择。

  

意见的自由市场,是美国早期报业市场所信奉的观点,认为在舆论中,让任何声音都可以自由表达,不要有监管,不要有束缚,这样最具有生命力的真理就会胜出,被大多数人以理性的方式接受。

  

但可惜的是,在百度的世界里,只有交了钱的才可以自由表达。

  

 对抗着公众愤怒的盈利模式 

  

某种意义上来说,百度被讨伐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年初时候“血友病吧被卖事件”,就曾引起整个公众,对百度的愤怒。


以血友病吧被卖作为导火索,铺天盖地的指责纷涌而至。百度也迅速在内部做出了回应,甚至百度创始人CEO李彦宏也在公司内部的高管群里这么安抚公司高管:


“最近贴吧血友病吧的事件引发了公司内外的一次大讨论,感谢大家的积极建言献策,这两天在外出差,没有及时回复。我们在运营上,产品上,市场公关上都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尤其这次公关应对,不够及时, 酿成一次大的危机,舆论完全被带跑了,我们的声音被淹没了。现在大家的注意力到了对我们商业模式, 甚至价值观的质疑上。我坚持认为我们的价值观是好的,是高尚的,我们是亿万中国人最主要的信息来源,能做到这一点归根到底是我们提供了对大家有价值的信息,并且让人们很容易获得。

  

我们的商业模式没有根本性的问题,全世界的搜索引擎商业模式都是一样的。但任何商业模式都不能说是完美的,阿里的商业模式里假货不好处理,腾讯的商业模式里游戏贻误青少年,但这些都可以通过好的运营,好的价值观来弥补,瑕不掩瑜。

  

为了让人们放心地使用百度,我们为登录用户买了保险,如果因为在百度上搜到信息而受骗,我们会赔付 ,我们确实也为此付出了不少补偿费。为了让骗子不出现在百度搜索结果当中,我们构建了庞大的销售监察团队,反作弊团队,不断完善我们的用户反馈机制,商户分级机制,跟监管机构的联动机制等,因为我们知道,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赢得用户的信任,把用户伺候好了,公司才会好。”

  

如果一个创始人觉得这样一件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公关的错,那么就注定了魏则西会成为血友病吧的下一个牺牲者。

  

 搜索付费业务是祸根还是命根? 

  

很多人不知道,你在用百度“求解”的时候看到的是百度想让你看到的结果。有些结果甚至是可以花钱置顶的。

  

百度今年最新一次的组织架构。很多产品都可以付费。“可以”里面的可操作性就很多了。

  

企业无比重视百度排名,竞价搜索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从“血友病吧”事件开始,大家开始发现,百度原来很多业务都可以花钱卖广告。

  

一个企业做百度百科要花费6800元。百度文库现在也是收费的。网友最信任的百度知道,你们猜猜有没有广告?试试就知道呀。

  

当答疑解惑的百度搜索变成广告操控的内容垃圾站,天会知道用户心里想的是什么。

  

挨骂都是有原因的:

  ✓ 搜索一直是他唯一底牌。对搜索业务依赖太重。

  ✓ 击退谷歌之后,太过安逸,缺少强有力的创新。

  ✓ 百度公司人数最多,公司架构问题一直存在,内部太过安于现状!

  ✓ 腾讯甩掉了搜索、电商业务,而百度讲太多精力浪费在不熟悉的领域!

  ✓谷歌退出不务正业,谷歌回归有点着急。

  ✓ 百度作为中国BAT中最弱的一环,十多年积累并没有革命性突破!这一点对比一下腾讯的微信业务,阿里的蚂蚁金服就看得很清楚了。

  

根本问题不是广告监管的问题,是体制出了错。要知道谷歌早就因为广告难以监管而不依赖于搜索广告收入,而搜索广告则是百度的摇钱树。

  

百度百无禁忌,对舆论压力采取装睡的态度。是否是因为,百度控制着搜索入口的百度,有“屏蔽匹配,操控舆论的权利”。我们应该庆幸自己正在慢慢地幸福,因为百度对于“流量的控制”正变得越来越不重要。


中经新媒体


转载请注明:刘思扬-思扬小站 » 魏则西走了,只剩下还活着的百度竞价排名

分享到

发表评论

分享:

支付宝

微信